作者 主题: 北大洗脑事件  (阅读 1669 次)

离线 alvin_cy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63
  • 评价: +4/-2
    • 查看个人资料
北大洗脑事件
« 于: 一月 14, 2013, 08:49:58 下午 »

网络热传北大“洗脑论坛”短片
主讲人当面训斥挺净选盟学生
   
王德齐
2013年1月14日 下午5点31分
 
网络近日热传一部北方大学“洗脑论坛”的短片,显示该大学学生代表理事会主席率领全体出席者宣誓否决“街头示威”文化,同时也有一名主办单位主讲人走下舞台,当面驳斥一名学生挺净选盟和免费高等教育的论调。

这部短片题为“Forum Suara Mahasiswa Part 4”,由一名名为TvMyMahasiswa的用户在1月9日上载至优管网站。

《当今大马》已经成功联络上有关学生,证实这场论坛是去年12月8日在北方大学举行,而有关短片所拍摄的部分是论坛的宣誓仪式和问答环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_YEKBkUmLw
[email protected]


zhengyichang.wordpress.com

离线 alvin_cy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63
  • 评价: +4/-2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北大洗脑事件
« 回复 #1 于: 一月 14, 2013, 09:12:03 下午 »

当今大马新闻

网络热传北大“洗脑论坛”短片
主讲人当面训斥挺净选盟学生
   
王德齐
2013年1月14日 下午5点31分
 
网络近日热传一部北方大学“洗脑论坛”的短片,显示该大学学生代表理事会主席率领全体出席者宣誓否决“街头示威”文化,同时也有一名主办单位主讲人走下舞台,当面驳斥一名学生挺净选盟和免费高等教育的论调。

这部短片题为“Forum Suara Mahasiswa Part 4”,由一名名为TvMyMahasiswa的用户在1月9日上载至优管网站。

《当今大马》已经成功联络上有关学生,证实这场论坛是去年12月8日在北方大学举行,而有关短片所拍摄的部分是论坛的宣誓仪式和问答环节。

这场论坛其实名为“女性与政治论坛:大专生与政治是否契合”,并由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大马女性之声”组织(SW1M)连同北大普腾学生宿舍举办。

其主讲人包括“一个大马女性之声”组织主席莎莉花(Sharifah Zohra Jabeen)和普腾学生宿舍舍长马兹里(MAzli Mutazam),其主持人则是北大学生代表理事会主席古阿米鲁法伊兹(Ku Amirul Faiz Ku Seman)。

【点击观看短片一、短片二(附有中文字幕)】

宣誓对抗“和平破坏者”

在短片一开始,古阿米鲁就率领全体出席者宣誓拒绝“对抗颠覆文化、民族破坏者,对抗街头示威、和平破坏者,以及对抗影响民族子弟的外来力量”。

短片接着就显示一名印裔女学生站在麦克风前面,力挺净选盟集会和其主席安美嘉,以及免费高等教育政策,不料却遭莎莉花走下舞台当面驳斥。

莎莉花一开始还耐心聆听这名印裔女学生发言,而这名印裔女学生的发言也获得一些学生的掌声。

连说十声“听”阻止发言

不过,在大约两分钟后,莎莉花就开始拦截印裔女学生发言,并且还连说十声“听”(listen)来阻止。

尽管这名印裔女学生抗议她还未说完,但是莎莉花接着就直接拿走麦克风,并且训斥这名女生必须听她说话。

“第一,这是我们的活动,而我们允许你说话。第二,当我说话,你必须听我说。”

尽管印裔女生还是提出抗议,但是莎莉花却不理她,并且连续说了7次“让我说”(Let me speak),然后就开始长篇大论逾6分钟。

随着有关短片的疯传,如今莎莉花已被一些网民封为“listen姐”。

抨安美嘉引发无政府状态

在短片中,莎莉花训斥这名女学生,不该将大马和其他实行免费教育政策的国家相提并论。

“如果大马能和其他国家相提并论,为什么你还要留在大马呢?就去古巴、阿根廷、利比亚或任何地方......这个礼堂所有学生都满意政府为他们所做的东西。”

她接着就批评安美嘉(左图)是“无政府状态的引发者”(Pencetus Anarki),并且要求在场的媒体报导其言论。

“你必须明白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无政府状态,什么是超过三个人的非法集会。我没有说净选盟集会是非法,我说安美嘉是示威的引发者,我不会逃避这个声明(的责任)。”

“不高兴可去别所大学”

莎莉花(右图)间中也有一大段发言是无厘头地声称“动物也有问题”,并质问这名女生是否曾“捍卫动物的权益”。

莎莉花也要求这名女生必须懂得尊重长辈和北大。

“如果你不高兴,你可以去别的大学。”

这名印裔女生随后就无可奈何地回座,而莎莉花也继续其论坛的节目。

面书上逾5000次分享

短片中的宣誓仪式,以及莎莉花批评净选盟的言论,就引发网民的热议和批评。一名网民在面子书上重新上载的短片,在今午4点45分为止已经获得超过5105名面子书用户的分享,以及2602个留言。

大多数留言都是批评这名主讲人。

《当今大马》随后也成功联络短片中的印裔女学生巴瓦妮(Bawani KS)。她是北大法律系第二年生,曾在去年北大校园选举以独立身份竞选校园级议席,不过却败北。

不满抹黑净选盟和民联

巴瓦妮表示,她是因为不满莎莉花和其他主讲人在论坛中抹黑净选盟集会和民联领袖,所以才会站出来驳斥。

巴瓦尼指出,她原本在第一次问答环节没有机会发言,不过她在宣誓环节后成功捉紧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

“她之前(在论坛里面)已经批评安美嘉是‘无政府状态的引发者’,而他们也播映一部题为‘肮脏集会’的短片。”

“尽管短片没有指明道姓是指净选盟,但是里面的集会者都是穿净选盟的衣服。”

国大依大曾办类似论坛

她也揭露,根据“一个大马女性之声”组织的面子书专页,该组织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举办类似论坛,之前两次分别是在国民大学(UKM)和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UPSI)。

“这完全是在洗脑。”

“他们明显是倾向政府,有关组织的名字就附有一个大马。”

订阅者发表评论 (13)
[email protected]


zhengyichang.wordpress.com

离线 173

  • 全升校友
  • 新手
  • ***
  • 帖子: 15
  • 评价: +0/-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北大洗脑事件
« 回复 #2 于: 一月 15, 2013, 09:42:14 上午 »
有多少人经历过这种“洗脑”过程?
有多少人“洗脑”成功了?
有多少人因为这种”洗脑“而更反抗了?

我不知道今天的全升是否还停留在”不与政党有来往“的立场?
大家是否还再担心出席在野党的活动被校方对付?

428那天走不到的独立广场,112那天终于进到默迪卡体育馆。
出席的还有很多大专生,我不知道有没有全升的人在里面。

当年全升提呈备忘录给教育部,对固打制和绩效制提出意见。
还是大家现在只热诚于提供大学资讯而已?

全世界都在改变,美国有了黑人总统,电子书取代传统报纸,网际网络成了最厉害的武器。

你们对于自己的将来有什么打算?
对自己的家庭有什么打算?
对国家社会有什么看法?

如果只是想在大学混个3/4年毕业,然后再打算。哪你们跟那些被辅导的中学生有什么分别?
我这个人没什么缺点,就是有时“乖烂”一些。

离线 Mc chicken

  • 全升校友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124
  • 评价: +3/-0
    • 查看个人资料
    • 我的部落格
Re: 北大洗脑事件
« 回复 #3 于: 一月 29, 2013, 10:55:49 上午 »
把此次事件引用,化为关心,疑问,及提醒,学长姐的用心良苦小的自叹不如啊。
虽说不同年代....但,小的我也忍不住想要分享两句。

打从进入全升那一刻开始,不知哪儿来的一把声音这么说到...
"全升(或者各自升学辅导组)不与政治团体挂钩/合作,因为担心被对付/被利用“
说真的....如果没有拿下秘书处....
少了当时的准备...探讨....
或许,我会一直被这样的说法局限(我没说误解,因为以上言论我认为是正确的,不过可以被理解得更加全面) 直到毕业.....

小的献丑,欢迎各位指教。

三大性质,两面看。
第一面,是限制:是保护全升成员的一条界线.....
第二面,是立场:区别我们与别人(更高层次等)的言论。

心里清楚并秉持三大性质。自然能把我们出错,讲错话与舞蹈对象群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今日,有学长提醒了,全升强调中立,却没办法诠释中立,
这点,我也认了。至少到我卸任的那一天,全升确实如此。

但是,我想提醒弟妹们....
看了心中不要只存有“不甘愿,自认付出不受认同,嫌弃老人家等等的负面心态....

不一样的大专不一样的文化....
不是每个大专都擅长于文字游戏(想不到更适合的词,但绝无当你们在“玩“的意思....)
我是觉得....
在看了学长的分享后....
何不想想....
辅导技巧的各个准则...技巧,心态等....
不恰恰是与这个缺点形成互补了吗???........

里头提到,
**我们要提供助力,希望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转介

~~在这里要着重一点.....不是说保护你们,也不是说全升推卸责任.....
而是想问,该做的,都做好了吗??
~~辅导过程中,时常出现,我们越辅导,对向群越乱的状况,转介,也变为推卸责任的一种方式.....
问题出在那里

特别赞同173的
“你们对于自己的将来有什么打算?
对自己的家庭有什么打算?
对国家社会有什么看法?“

全世界,包括我自己确实有必要深思。

还有那一句.....

"~~~当年全升提呈备忘录给教育部,对固打制和绩效制提出意见。
还是大家现在只热诚于提供大学资讯而已?~~"

我尊重这一句言论,想借学长的话问问junior 们,
姑且不谈你赞成与否....
想请问,你们清楚以上状况是如何演变的吗??.....
是经过那一项事件?。。。。

如果不清楚,那真的唯有叹气的分了。

神,是很忙的,所以我们要自己学会救自己!!!

离线 173

  • 全升校友
  • 新手
  • ***
  • 帖子: 15
  • 评价: +0/-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北大洗脑事件
« 回复 #4 于: 二月 07, 2013, 03:10:06 下午 »
回Mc chicken,

或许我也应该在这里讲明当我们那时的改变。

(一)固打制被绩效制取代。在2002年,政府宣布绩效制后,曾经引起讨论,大家都不懂那会是个怎样的东西。积分向来是全升最重要的资料,而且是针对固打制来计算。因此大家都显得手忙脚乱。
在这之后,我们一伙人决定必须向政府官员寻求资料。结果,在04/05年的访问团活动里,出现很多大专代表反对。因为找来的是当时魏家祥(当时是马青教育局)的助理。虽然他的出现填补了资料上的不足,但也许在各大专有了一定的避忌。

(二)全升章程。章程是在2002年通过,里面确定了全升的立场。也因为在大专法令下,大家都同意避免和政党接触,以免遭到利用和被对付。
而这章程也许在某程度上限制了全升招收大专成员的推动,因为当时很多新的学院大学(KOLEJ UNI)和“半”私立大专(如uniten, mmu)是否符合资格。
看看今天的大专和全升成员比较,全升是否还能扮演代表大部分大专的升学辅导。还是,只是维持在当年的数目?

(三)网际网络。比起今天3G,10MB/S的年代,当年的网路(64k的龟速)才刚起步,很多中学生必须依靠报纸,杂志,电台和讲座才能得到资讯。当初决定成立网页小组和停止出版“积分与课系手册”也都是看到网络会取代书籍的方向(当然还有出版书籍的成本高和回酬底)。今天,很多资讯可以在网上得到。全升的工作也许是在讲解和纯粹辅导。

回到你的问题,今天的环境和当时不同。我也不知道大专生的风气如何了。
但,过去对的,今天未必是对。同样的,今天对的,明天也许就不同了。
全升是一个庞大的组织,要联合数间不同大专的人办活动不容易。协调,与时共进,自我检讨,才能走的更远。

还有,不要害怕去面对问题,面对失败,面对挫折,也不要限制自己的能力和范围,大学生已经是半个社会人了,应该多尝试,多累计经验(如何沟通,记录,策划,做决定),这些对您将来在工作上都有帮助。

我这个人没什么缺点,就是有时“乖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