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阅读 5264 次)

离线 outsider

  • 全升校友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178
  • 评价: +2/-0
  • ~学习,体会,体验,提升~
    • 查看个人资料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于: 六月 06, 2009, 11:33:09 上午 »
常听闻外界批评马来西亚近年来的学生,尤其是大学生总是缺乏独立思考与批判能力,没有主动学习追求学问的精神自我表达能力差,没有创意,依赖性强, 对正经文教等社会问题抱持着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心态,甚至没有放眼于天下事的能力等。

这种种的负面评价在说明了本国大学生不具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才会有许多的大学生毕业生一旦踏出象牙塔,丧失谋生能力,对前途大感迷茫,结果还要劳动政府向方案来处置这群无能的大学生。 (曾有评论如此说)

其实,像此种对大专生的负面指责,在笔者还未入大学时已时有所闻,只是之前还未‘身历其境’,对此类的评论的感触及见解也没那么深刻。可是进入大学后,同学间是弥漫着享乐主义的。

当然我不否定享乐主义有其善的一面,可是许多大学生除了享乐还是享乐,说追求学问,充其量只不过是关注与自身的专业与课业,对课程以外的知识一并拒于门外,要不然就是为了一纸文凭,懵懵懂懂地混日子,随波随流,对一切事物不加以思索。

说了这么多,终究还是与学生个人态度问题有关。所以,说我国大学生‘无能' 并非是完全是无稽之谈,只是“狠”了些,至少他们在本科的学术能力是不容我们质疑的。

试问有多少大专生有阅读的习惯??(除了漫画,八卦杂志,言情小说外)我想,除了与课程相关的学术性知识外,对于其他领域知识的了解与追求,甚至钻研,并能广读做探究思考的,相信寥寥无几,一个不爱阅读的学子,或者没把阅读当习惯的大学生,又怎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呢?更别奢求他们能把所学所闻的知识融会贯通了。

大学生素质低落
在批评大学生素质低落,是因为学生个人的求知欲和学习力低落萎缩之余,我们其实更应该对现有的教育制度与国人对教育所持有的心态有所关注。

在我国,一个能进入大学求学的大专生,至少受过12年的中小学基础教育,在这长达十几年的基础教育,若无法培养具有独立思考的学生,更别说在短短三几年内的大学教育能达到这一点。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那十几年的基础教育,就能培样具独立思考与批判能力的学生,否则,高等教育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可是,我们现有的基础教育就连培养学生具备面对未来的能力及学习(只是学习)如何独立思考,创意思维的训练与空间都匮乏,甚至没有。

当牛津与剑桥大学的入学面试,教授的考题可能是:‘复制人是科幻小说的情节,社会强烈反对,但假设你是少年达尔文,我是教廷的红衣主教,请你向我辩护,复制一个人,完全符合社会科学进步的发展’的时候,我们的学校考题仍停留在‘某某历史人物是在哪一年逝世“,’在某年有什么重要的科学学说被提出"等之类的题目。

偏重记忆性知识
显然,这是东西教育的差异,我并不是崇尚西方教育,只是当我们一味指责本国学生没有主见,没有自己的想法与思考,社会意识低落时,我们却不知道一直以来,我们自基础教育只是偏重于追求记忆性知识,而忽略了推理性思考的学习和训练。

要知道,像这种偏向记忆性知识之学习与灌输的教育方式已被尖端科技所取代。在这个知识经济时代,强调的知识不再只是单靠背诵就能派上用场的,其要的不再是单一层次的知识领域,而是多方面多层次的,而是能将之融会贯通的活知识,它重视的更是一种能力,一种能把所学的学以致用,运用在生活上的能力。

训练思考思维能力

所以,近几年来许多中小学课程与作业都已朝向训练思考与思维能力(KBKK)的趋势。很多的课业练习已不再是直接就能寻的答案的,有的题目还要求学生抒发己见。本来这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我们在引导学生朝向这方面作思考的方法却乖离了这目标。

在分数成绩至上的现实主义下,学生为了在考试中取得高分,力求能在一定时间内解答所有题目,学生不但要学会在短期内解答,而且要解的快,脑袋里不得不储存一罗罗的标准答案,换言之,就是要熟练。
为了能熟练,老师在引导方面,学生在学习上就变得无法深入的思索与分析讨论了,而是机械式的重复训练,造成学生不停地做练习,做模拟考题,最终训练成只会回答既有答案的问题的“考试能手”。在怕输的心态底下,学生又得上形形色色的补习班,而补习班为了符合时代的需求,充其量的又是给予学生这方面的机械式训练。

在如此的学习环境底下,学生难免变得:

(1)上课时不发问,因为习惯性地接受老师所传授的知识,反正照单全收就对了
(2)缺乏主动创造想像的能力,即没有创意与创造力,因为排山倒海的机械式训练否定了
      学生的好奇,自由创造的天性
(3)对正规课程以外的世界不敢兴趣,反正考试不会考(严重吗??)
(4)缺乏独立思考与批判能力,因为根本没有思考的空间,堆积如山的课业补习班把思维给
     僵化了
(5)依赖性强,因为习惯性接收填鸭式的教学与学习方式(SPOON-FEED)
(6)缺乏自我表达的自信,因为从小缺乏鼓励自由发言的推动力,久而久之就会认为老师说
     的才是对的
(7)不能主动追求学问,没有阅读学习的习惯,理由很简单-看到书就怕了!(有对吗??)
(8)社会意识低落,因为整个大环境要求的实施考得一张漂亮的文凭与成绩

所以我才说,我们就连学习去独立思考和培养创意的空间都没有。当我们还在为本国学生的缺点寻找出路,提出各式各样的解决方案时,西方教育已从考试的桎梏走出来了。因为他们知道学生未来的战场不仅在考试,而是在生活中以及世界的每个角落,所以欧美国家的教育最终目的,在于培养学生具有方眼天下的能力,换言之就是一种能带得走的能力,一让过人能更从容地面对人生接下来的每个战场。

培养主动学习能力
更重要的是,他们着重于培养具有主动学习能力的国民,他们不用考试来鞭策学生学习,而是培养学生自主和不断学习的能力,即在离开校园后还能延续学习的习惯和兴趣。唯有这样,才有望能培养具有独立思考与批判能力的新一代。

所以当你还在批评我国大学生处处不如人,指责本国学生素质低落时,请想想那你是否已从
“考试主义”、"文凭主义”、“升学主义”、“功利主义”、分数至上的重重枷锁中走了出来?

若还没有,请别盼望我们的年轻一代或是你的孩子,能事事具有良好的独立思考与推断批判的能力。若你是大学生,原此文能带给一些不一样的想法与思考空间。

作者:苏尧邦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6, 2009, 12:02:24 下午 作者 outsider »
~~活出自己,跳出舒适圈~~

离线 outsider

  • 全升校友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178
  • 评价: +2/-0
  • ~学习,体会,体验,提升~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1 于: 六月 06, 2009, 11:50:30 上午 »
这是我恩师与我分享的一篇启发性文章。本人对此文章感触良多。所以就发了上来与大家分享 ;D
~~活出自己,跳出舒适圈~~

离线 vinx

  • 新手
  • *
  • 帖子: 10
  • 评价: +0/-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2 于: 六月 06, 2009, 03:27:34 下午 »
NIce Article...^^

离线 outsider

  • 全升校友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178
  • 评价: +2/-0
  • ~学习,体会,体验,提升~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3 于: 六月 06, 2009, 08:21:15 下午 »
希望大家能从此文章领悟到一些信息。
我喜欢这篇文章因为它反映了本国教育制度所面对的一些问题。我国目前的教育制度真的能培养出可以面对全球化挑战的学生吗?
我国的学生准备好面对全球化了吗?还是你我都还逃不出“功利主义,分数主义,考试主义,文凭主义”,的框框??
大家是否曾静下自己,探索自己,了解自己??还是每天都或在忙碌中(读书,活动,工作。。。),忙到最后却不知自己到底在忙些什么??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6, 2009, 08:48:10 下午 作者 outsider »
~~活出自己,跳出舒适圈~~

离线 ColourfulWorld

  • 全升校友
  • 中级会员
  • ***
  • 帖子: 385
  • 评价: +4/-1
    • 查看个人资料
    • Yesterday. Today. Tomorrow.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4 于: 六月 07, 2009, 02:35:16 下午 »
龙应台的幼稚园大学符合你的文章的观点。。。把它发出来给大家读读吧。。。
大学不只是读书和考试的地方,大学是提供你全方位磨练,理论与实践兼备的万能场所。

离线 outsider

  • 全升校友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178
  • 评价: +2/-0
  • ~学习,体会,体验,提升~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5 于: 六月 07, 2009, 06:06:44 下午 »
幼稚园大学
 
 
 
龙应台
 
 
 
这是一班大三的学生:聪慧、用功、循规蹈矩,标准国立大学的好学生。 看完期末考卷,批完论文报告,我把总成绩寄出,等着学生来找我:零分或是一百分, 他们总得看着卷子的眉批,与我印证讨论过之后,才能知道为什么得了一百分或零分。 假期过去了,新学期开始了,学期又结束了。 学生来找我聊天、吃消夜、谈功课:就是没有一个人问起成绩的事。 有一个成绩应该很好的学生,因为论文的注脚写得零乱散漫,我特意大幅度地降低了他 的分数,希望他来质疑时告诉他一个教训:作研究,注脚与正文一样重要。


但是他也没有来。 等了半年之后,我忍不住了:"你们为什么不跟教授讨论成绩?" 学生面面相觑,很惊讶我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怎么敢呢?教授会很生气,认为我们怀疑他的判断力,不尊重他的权威。去讨 论、询问,或争执成绩,等于是跟教授挑战,我们怎么敢?"


那么,假设教授打了个盹,加错了分数呢?或是一个不小心,张冠李戴呢?或者,一个 游戏人间的老师真的用电扇吹考卷来决定成绩呢? 逐渐地,我发觉在台湾当教授,真的可 以"getawaywithmurder",可以做出极端荒唐 过分的事而不致遭到学生的反抗,因为学生被灌输了二十年"尊师重道"的观念;他不敢。 有一天,一个泪眼汪汪的女学生半路上拦住了我的车子:"有个同学扭伤了脚踝,你能 不能送我们下山搭车回台北?我拦了三辆路人的车,他们都不肯帮忙!" 好吧!于是泪眼汪汪的女学生扶来了另一个泪眼汪汪的人,一跛一跛的,进了我的车。 下山只有几分钟的车程,可是车后两个人拼命掉眼泪、吸鼻涕。受伤的哭,因为脚痛, 想妈妈;没受伤的也哭,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情况。


事实上,这个惊天动地的"情况"只需要两通电话:第一通打给校医,第二通打给计程 车行,如此而已。


找很惊异地看着这两个女生哭成一团。她们今年20岁,正在接受高等的大学教育。 她们独立处事的能力,还不到5岁。


开始的时候,课堂上问学生问题得不到回音,我以为是学生听力不够,于是我把英语慢 下来,一个字一个字说,再问,还是一堵死墙;于是改用国语,再问。我发觉,语言的问题 其次,思想的贫乏才是症结所在。


学生很用功。指定的小说或剧本上课前多半很尽责地读完。他能把故事的情节大纲说得 一清二楚,可是,当我开始问"为什么"的时候,他就瞠目以对--不知道,没想过。 他可以读十篇爱伦坡的谋杀小说,每一篇都读懂,但不能够综观十篇整理出一个连贯的 脉络来。他可以了解苏格拉底为什么拒绝逃狱,也明白梭罗为什么拒绝出狱,但这两个事件 之间有怎样的关系,他不知道。他可以说出诗人艾略特对艺术独创与模仿的理论,但是要他 对王三庆的仿画事件发表意见--他不知道,他没有意见,他没学过,老师没教过,课本里 没有。


我爱惜我的学生;像努力迎取阳光的黄色向日葵,他们聪慧、纯洁、奋发,对老师尤其 一片真情。但是,他们也是典型的中国学生:缺乏独立自主的个性,盲目地服从权威,更严 重的,他们没有--完全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错在学生吗?


当然不是。学生是一坯混沌的黏土,在教育者的手中搓揉成型。从小学到大专联考这个 漫长过程中的种种问题,暂且不谈,让我们看看这些"不敢"、"泪眼汪汪"、"没有意 见"的大学生正在接受什么样的高等教育。


20岁的人表现出5岁的心智,往往是因为办教育的人对学生采取一种"抱着走"的育 婴方式。常常会听到一些大学校长说,"我把学生当自己的儿女看待",一派慈祥。他也真 做得像个严父慈母:规定学生不许穿拖鞋在校内行走,上课不许迟到,周会时要正襟危坐, 睡眠要足八小时,熄灯前要洗澡如厕,清晨六点必须起床作操,讲话时不许口含食物,夏天 不可穿短裤上课,看电影有害学业,看电视有伤眼睛,吃饭之前要洗手,等等等。


我一直以为大学校长是高瞻远瞩,指导学术与教育大方向的决策人,而不是管馒头稀饭 的保姆,但这也暂且不提。这一类型的教育者的用心,毋庸置疑,当然是善意的,问题是, 我们论"事"的时候,用心如何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实际的后果,而教育的后果何其严 重!这种喂哺式、育婴式的大学教育刚好吻合心理学家Levy早在1943年给所谓"过度保 护"(Overprotection)所作的诠释:第一,给予过多的接触--"有任何问题,随时来找 我";第二,禁止他独立自主--"你不许……";第三,将他"婴儿化"--"乖,早睡 早起";第四,把自己的价值取向加诸其身--"你听我的……"。在这种过度呵护的幼稚 教育下成长的大学生,遇事时,除?quot;泪眼汪汪"之外又能做什么呢?


教育者或许会说:这些学生如果进大学以前,就已经学好自治自律的话,我就不必要如 此提之携之,喂之哺之;就是因为基础教育没教好,所以我办大学的人不得不教。虽然是亡 羊补牢,总比不教好。


听起来有理,其实是个因噎废食的逻辑。这个学生之所以在小、中学十二年间没有学会 自治自律,就是因为他们一直接受喂哺式的辅导,那么大学来继续进行"育婴",这岂不是 一个没完没了的恶性循环?把学生口里的奶嘴拿掉,我们总要有个起点;大学不做,更待何 时?再说,我们对大学教育的期许是什么?教出一个言听计从、中规中矩、不穿拖鞋短裤的 学生,和教出一个自己会看情况、作决定、下判断的学生--究竟哪一个比较重要?为了塑 造出"听话"、"规矩"的青年,而牺牲了他自主自决、自治自律的能力--这是我们大学 教育的目的吗?


在生活上,教育者采取怀里"抱着走"的方式;在课业上,许多教书的人就有用鞭子 "赶着走"的态度。


就上课点名这件小事来说。以学生出席与否作为评分标准的老师很多,他们的论点是: 学生都有惰性,今天我逼你读书,日后你会感谢我。


这个说法也很动人,却毫不合理。首先,我们不应该忘记,开一门课程最根本、最重要 的目的在传授知识,而不在铃响与铃响之间清数"少了几头牛"。照逻辑来说,如果一个学 生不听课就已经具有那门课所要传授的知识,并且能够以考试或其他方式证明他的程度,那 么他就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人头点名的成规而来报到。归根究底,这个"成规"当初之所以存 在,只是为了帮助学生获取这一门知识--让我们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去听同一个人有系统 的讲--但是,一个学生,不论原因为何,已经拥有那个知识,那么要他来作充数的形式就 是舍本逐末,也是为师者见林不见树的错误。


反过来说,一个学生没有那门知识却一再缺课,教授当然要淘汰他,但淘汰的理由应该 是:你没有得到知识;而不是:你点名未到。上课出席率与知识吸取量并没有因果或正比的 关系。


为师者"严",我绝对赞同;愈严愈好。但是那份"严"与"逼"必须在实质的知识 上,不在僵化的形式上。换句话说,教授可以用比较深奥的教材,出比较灵活的考题,指定 比较繁重的作业,来逼使学生努力。但他如果尊重学生是一个有自主判断能力的成人,他就 没有理由拿着鞭子把学生抓到教室里来;充其量,作老师的只能严肃地说:上不上课在你, 努力不努力也在你;你要学会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担负后果。


从小学到高中,我们的学生已经在"鞭策"之下被动了十二年,如果最后的大学四年他 们也在鞭下长大--他们会长大吗?毕了业之后又由谁来执鞭呢?


这种"赶着走"的鞭策教育贻害极深。学生之所以不能"举一隅而以三隅反",固然是 因为在"抱着走"、"赶着走"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学过如何去思考,有一个实质上的困难使 他即使想开始也不可能。


信仰鞭策教育的人不相信学生有自动好学的可能。于是设置了七七八八的课目,塞满学 生的时间。大一的学生,譬如说,一星期就有三十多个小时的课。大四的课少了,有些系就 强迫学生修额外的学分,作为防范怠惰的措施。


可是我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


文学是思想;每一小时的课,学生除了必须作两小时的课前预读之外,还得加上三小时 课后的咀嚼与消化,否则,我付出的那一小时等于零。文学,也不是象牙塔里的白日梦;学 生必须将那一小时中所听到的观念带到教室外面、校园外面,与广大的宇宙和纷扰的现实世 界衔接起来。否则,这个新的观念也等于零。 这些,都需要时间与空间,可是学生办不到。他们的课程安排得满满的,像媒婆赶喜酒 一样,一场接一场。他们的脑子像一幅泼了大红大紫、没有一寸留白的画。 如果怕学生怠情,我们应该增加学分时数强迫学生把"身体"放在教室里呢,还是应该 加深加重课程的内涵使学生不得不把整个"心"都投入?这是不是又牵涉到一个本末的问 题?


我们如果不给学生时间与空间去思考,我们又怎么能教他们如何思考呢? 在国外教书的那许多年,我踏出教室时常有生机盎然的感觉,因为在与学生激烈的反应 与挑战中,我也得到新的成长。在这里,走出教室我常有被掏空的感觉,被针刺破了的气球 一般。学生像个无底的扑满,把钱投进去、投进去,却没有什么惊奇会跳出来,使我觉得富 有。


说学生缺乏自治自律的精神,说他们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我其实还没有碰触一个更基 本的先决问题:我们的教育政策究竟希不希望教出独立自主的学生来?答案若是否定的,这 篇文章便毫无意义,可以烧掉。我是在假定我们的社会有意造就独立自主的下一代的大前提 之下写这篇检讨。


可是,如果这个假定的大前提是对的,为什么我们在思想的训练上,还是采取"骑着 走"的方式?


一方面,学生懦弱畏缩,成绩有了失误,不敢去找老师求证或讨论。教授解错了题目, 不敢指出错误,大家混混过去。对课程安排不满,不敢提出异议。不愿意被强迫住宿,却又 不敢到训导处去陈情。私底下批评无能的老师、社团的限制、课外活动的规则,或宿舍管理方式,可是又不敢光明正大地对当事机构表达意见。偶尔有人把批评写成文章,要在校刊上 发表--"不必试,会被压下来!"学生很肯定地说:"反正没有用,我毕了业就到美国去!"


另一方面,作老师的继续努力强调"尊师重道"的传统美德,连学生少鞠一个躬都当作 对五千年中华文化与民族的背叛。"尊师重道"这四个字在历史上的意义我不去谈,在现代 讲究分工与专业的社会里,却很有商榷的余地。"重道"毋庸置疑;对知识的肯定与尊重是 教育之所以成为制度的基础。但是"尊师",如果指见"师"必"尊"--只因为这个人在 这个位子--那就是鼓励盲目地服从权威。到处都有误人子弟的师,有不学无术的师,更有 招摇撞骗的师;我们有没有权利要求学生"尊"无"道"的"师"? 学生怯懦畏缩,是他们缺乏勇气,还是我们迷信自己的权威,又缺乏自信,不敢给他们 挑战的机会?


我们若真心想培养出有能力"慎思、明辨、笃行"的下一代,为什么又惧怕他因为"慎 思、明辨"而对我们的权威造成威胁?


台湾的大学在师资与设备上,比我自己的学生时代要进步得很多很多。中国学生的聪 慧、诚恳,与一心想讨好老师的认真努力,常常深刻地感动我。而学生资质愈好,这种幼稚 化的大学教育就愈令我焦急难过。办教育的人,或许本着善意与爱心,仍旧习惯地、固执 地,把大学生当"自己的儿女"看待,假定他们是被动的、怠惰的、依赖的。这个假定或许 没错,可是教育者应对的方式,不是毅然决然?quot;断奶",而是继续地呵护与控制,造成一 种可怕的恶性循环。


令我忧心不已的是,这些"不敢"、"泪眼汪汪"、"没有意见"、"不知道"的大学 生,出了学校之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公民?什么样的社会中坚?他能明辨是非吗?他敢"生 气"吗?他会为自己争取权利吗?他知道什么叫社会良知、道德勇气吗?


恐怕答案全是否定的。


如果我们把眼光放远,真心要把台湾治好,我们需要能思考、能判断、有勇气良知的公 民;在位在权的人必须张开手臂来接受刺激与挑战。如果我们真心要把教育治好,为这个民 族培养出能思考、能判断、有勇气良知的下一代,那么办教育的、教书的,就不能迷信自己 的权威;他也要禁得起来自学生的刺激与挑战。


把我们的大学生当"成人"看吧!给他们一个机会,不要牵着他的手。

http://www.pep.com.cn/xgjy/hyjx/hyxxzy/hyyd/jsxs/200211/t20021122_6747.htm

 
« 最后编辑时间: 六月 07, 2009, 06:12:14 下午 作者 outsider »
~~活出自己,跳出舒适圈~~

离线 outsider

  • 全升校友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178
  • 评价: +2/-0
  • ~学习,体会,体验,提升~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6 于: 六月 19, 2009, 10:55:08 上午 »
無處覓英才,關鍵在教育:中學篇(系列1)
劉國偉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人材是國家民族興榮的根本。但是,我國青年近年「空有文憑、卻無知識」,以及「離開學校就失去學習的掌握能力」等,與其他國家青年才俊的急速跟上全球化競 幒头蠂H化才智需求等,有天淵之別。此消彼長,我們失去了競 幜Γ瑖乙蚕鳒p了綜合實力。


到底是那一個環節出了問題?人倫家庭、社會風氣、還是教育制度、或政治操作,都眾說紛紜。也許是以上所有因素的綜合。而問題 圍越大就焦點越模糊,大家對這種現象,都有不同的確認和評估,而致產生非常分歧的結論。於是,面對攸關國家成敗的問題,人民只能在茶餘酒後激烈 庌q或閒聊即止,然後一陣唏噓,不了了之。

要真正關懷及徹底解救困境,至少要在這項涉面廣泛的問題中找到切入點。而教育制度應該是眾多問題中的問題。其中,中學教育,前面承接幼兒的小學,後面銜接成年的大學,更是焦點中的焦點。因此,作為刺激大家來為「無處覓英才,教育是關鍵」反思,《東方議題》今日起從中學切入,日後再探討小學與大學。

我國中學雖然有分公、私、華文以及宗教等不同種類中學,但真正影響至深者是數量最多,人數最眾的國民中學。以下所談,皆以國民中學為對象。

寒窗苦讀無學識 大家空努力

你說國民中學有問題,也許專家會質疑你才有問題。因為至今為止,還沒有過家長或是政客為了這個問題大事抨擊。每年放榜的PMR、SPM、STPM成績,考獲A1或特優的人數只增無減。這不就顯示大馬教育水準只進不退,何來問題呢?

若有 幷摚峙戮褪强嫉搅耸畮讉A卻拿不到獎學金,覺得自己孩子太了不起而「受到不公對待」,才不平則鳴。這個不公平 幷摚浅姓J了考試成績標準而間接肯定了我國教育水平高上的行為。

所以,討論教育有問題者必被認定是沒事找事做,惹人厭。但是如果年年公考成績亮麗,輕少年人材輩出,何以我們的畢業生都很難適應社會和就業困難,何以我們的青年疏於在職學習和再進步,何以我們的才俊無法在國際平台上出類拔萃。

缺少善於學習人材

教育家認為,我國出了多不勝數的成績優秀生,卻少有善於學習的智慧人材。有時甚至是因為成績優秀產生各種因素,造成了智慧人才被抹殺。總共有三場公考的中學,是我國英才教育成敗的關鍵。

中學教育的問題又可以歸納在課程、制度、師資以及考試四點。從學習的順序,學生最先面對和最根本的是課程綱要滲入種族主義觀點等非教育元素。比如歸類為通識教育的歷史和道德教育常因煩厭、枯燥而打擊學習興趣。

曾在中學任教十餘年的唐威傑說,因為政府重視歷史而在初、高中強制必讀歷史,但是當局又只限讀狹窄的「歷史」,所以內容一再重複,浪費學生時間。

另一方面,不重視的地理實有喚醒人類留意環境的作用。如今報考地理科目的人數每下愈況,導致年輕人對世界國家位置、氣候、風俗習慣一知半解。

道德教育過於表面

「我們的道德教育也過於表面化,從初中到高中都在學一些僵化的道德觀,並沒有活潑例子或實踐基礎。」

教導中六中文班總達16年的他指出,馬來西亞語文多元,產生文與語夾雜使用(即語碼夾雜)現象,學生尤其容易感染。不純的表達方式會影響學生對某種語文的詞彙掌握,自然也會影響他的語文水平。

馬青教育局主任張勝聞指出,歷史與地理等是必備常識,中學階段不必倉促為學生決定未來選項而除掉這兩科。

香港學生就對自身土地和氣候認知更強,這點有利於他們有效安排日常作息。同樣地,歷史則幫助他們承前啟後,瞭解時事。

他說,學校文化是影響中學生成才的條件之一。例如英校生比較思想開放,學習積極,也勇於發問;相反地,我國的中學生就非常被動。

「功利主義造成現今學子不重視歷史地理,他們認為史地沒有實用價值。但是缺少這個科目功架,就不能成為優秀人材,也導致現今年輕專才對社會議題漠不關心,所以我國國民的整體素質越來越低。」

不過,《馬來西亞教育史》作者莫順生持不同意見。他認為我國中學教育課程並無大礙。中學只是基礎教育,學習是終身的,只有不斷學習才能成才或面對社會的挑戰。


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家庭與老師對培養學子的重要,不言而喻。但是,大多數國民中學的教育的言傳身教令人搖頭嘆息。不僅教學專業素質不佳,連紀律也有問題。


但是,這道問題很少訴諸公開,受害學子啞子吃黃蓮。家庭要求嚴格者有的逐漸轉向獨立體系的中學,無法轉軌的學子則自下苦功,自修通過考試。

教育部向來沒有檢測管 之下的中學,自然也沒有這方面的素質。但是中學老師的素質,紀律問題卻常為家長們評論或學子們埋怨。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嚴重到如何數量化卻無從探悉。

教師另一個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其教學方法過於沉悶,缺乏創意,以致學生提不起興趣學習。

老師敷衍塞責 教壞學生累社會

尊師重道的古訓漸被遺忘。一方面是社會價值觀改變,一方面也是老師不懂自愛。「師說」中闡明「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因此教師的地位原本就非常崇高,值得尊敬,待遇理應不可馬虎。而隨著時代的演變,社會對教師的要求與條件就變得更加嚴謹,「專業化」就是教師近年來其中一個必要條件。

師訓學院教育系導師陳愛梅認為,教師本身也是一名專業人才,但是目前教師並沒有自身的專業團體去監督與提升素質,這是教育領導上的缺陷。

「律師與醫生都有自身的專業團體,但是教師卻沒有。我們只有全國教師專業職工會,但是它只關注教師的福利和薪水,所以我們需要真正有學術水平的專業組織。」

寫好有前途

陳愛梅表明,中學裡也有許多出色並且有博士資格級的教師,但是他們空有高學術資格,薪金卻比不上大學裡有同等學術資格的講師,這一點使出色教學人才白白流失。

「雖然如此,不得不否認的是,在全國教師專業職工會的 幦∠拢蠋煹纳殭C會大大提升,而且非常『快速』。但是真正的人才不會因此而升職,因為升職標準是要求教師們時常呈交工作報告與表現。在這種標準下,可能有些教師將心機放在這些報告上而忽略了學生的成長。」

西澳高等教育策劃與管理學博士陳愛梅表示,真正的人才是不會為了升職而應付報告的,他們會將更多心機放在教學上。

她也指出,我國的教育制度也迫使老師為了滿足上層要求,而花很多時間在評估報告上,以致無法真正為學生的學習準備。

「學生也有不同性格,需對症下藥,而非一味地應付州教育局或教育部的要求與標準。」

陳愛梅說,我國的教育制度雖然隨世界教育制度的發展而改變,不過並沒有深入研究與實踐,導致現今的教育制度「為做而做」。

缺人文英才

曾擔任隆增江中學十餘年老師的唐威傑指出,師資問題是我國教育制度上不可忽視的一環。

「我國有多少精英分子願意當教師?獨中生是否可以申請師訓當國中教師?這兩個問題就是導致我們師資紀律與專業,雙雙不濟。」

他也認同陳愛梅所說,教師專業素質事關重要,「我們應該查一查師訓學院的受訓學員到底擁有怎樣的學歷。此外,政府把精英都送出國外,念的都是與人文、語文、教育無關的理工或商業專業。試問,有多少精英當教師?沒有優良的師資,我們如何期望有優秀的學生呢?」

雖然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但是教師素質的確令人擔憂。

升學主義與應試文化為何如此猖獗無阻,滲透我國整個社會,直教學子、家長汲汲 I I,費盡心思,為考取最多科目、拿最多A、取最佳文憑,忙得不亦樂乎,甚而「不擇手段」。


為了考試,家長日日張羅,夜夜盯梢,又燉補,又嘮叨;學生日夜用功,上完學校接著補習,唸完課本往年試題,沒完沒了。

惡補之下,淒涼媳婦熬成婆。放榜時,大家都名列前茅。但是,學子們真的知識豐富,真的達致良好成績?真的自此飽讀詩書,滿腹經綸。還是考到文憑就忘了學識,離開了學校就所學所讀全歸還老師。

只求獲取文憑的考試,使學子套上一層層人格封鎖,還抑制創新力。考試標準飄浮不定。每年公佈的公考成績,似乎年勝一年,考得好成績者,數量越來越多。當中雖不乏有真材實料者,但一些大學教授卻坦承,多數的「菁英」只是虛有文憑,卻沒有「琢玉成器」的基礎。

我們的確有少數的優秀人材,出類拔萃。但是, 奚舜罅可杏信囵B潛能的學子,讓他們「培葬」在盲目考試的制度中,是我們的目的嗎?是提升社會整體競 幜Φ姆椒▎幔

背書拼考試 抹殺多少創意

「一試定終身」已經成了整體社會的價真觀。上至父母,下至學生,大家拚命攻學,目標只是考試過關,得個好文憑,並因此尋個好職業。考試與文憑成了檢驗每個人的素質唯一標準。

因此為了考獲好成績,學子們不管是猛攻模擬試題、到處搜索預測考題或借助補習的歷屆考題分析,都廢寢忘食。不過,如此倒也真的熟能生巧,考試時學子們有如神助,面對考題都能得心應手,最終多數人佳績屢屢,也順利邁進名校。

也因為如此,學子的綜合能力與潛能發展漸被世俗漠視。當所有標準都建立在考試時,當考試標準又專為調高昇學率而逐漸降低時,我們就發現,原來脫下了學子優良成績的外套後,充其量也只剩下考試的技能。我國所謂的精英分子真的能夠帶領國家發展,創造盛世人傑的社會嗎?

曾在中學任教十餘年的唐威傑指出,課程綱要的目的是讓學生學習如何吸收知識技術,但是這個目標卻被應試文化所掩蓋了。

只剩考試技能

「道德教育顧名思義應該是培養中學生的身心健康,以迎合校外社會的實際 顩r來教導學生如何建立道德觀念。然而,這個科目由於受了考試至上的影響,導致學生「死背」字面上的「價值觀」,而這個缺點早已是茶餘飯後的笑點。試問學生只是死背死記,而不對它認同,這些道德又如何在學子們身上產生影響和約束?」

唐威傑說,以上例子可以看清楚國民中學教育不能開發學生的創意。接著,他提出疑問,為什麼上華文課時學生必須知道短語的種類名稱呢?

「可見課程綱要和學習項目目應該多加審核,以便老師和學生都不會有「學而無用」之惑。」

學生缺創意拒思考

他總結,學生久而久之被訓練成考試機器,欠缺思維的訓練。有者更拒絕思考,加上網絡發達,娛樂五花八門,給還沒有壯實思維的年輕人滲入太雜的奇想。實質的課程內容反而不能耐心閱讀,知識自然沒有長進。

唐威傑提出一個詭異的現象,那就是學子們要拿甲並不會太難,要不及格卻很難。

「學校採用的是統一的固定分數等級的評估標準,譬如每年每科都是80分以上阿,50分為及格等。這種評估標準乃根據效標參照(標準參考),可是公共考試採用的是常模參照(標準參考)。」

他表明,有關常模參照是根據當年的總考生表現來制定分數等級,雖然當年的表現會參考前一年的表現,但是總平均的標準差距依然可以讓評分委員會靈活地移動分配曲線。

「在不十分嚴謹的評分制度裡,常模參照的缺點是年度表現的比較是沒有意義的。」


我國歷經多任教育部長,從八十年代起的慕沙希淡、蘇萊曼道勿(間隔兩任)、阿都拉巴達維、納吉到較後期的慕沙莫哈末提呈的「2001-2010年教育發展計劃大藍圖」和希山慕汀「2006-2010年國家教育大藍圖」等,都雄心壯志,希望改革我國教育體制,以便培養人材,造福社會,貢獻國家,但其改革功效卻並不顯注。


甚至有人認為,每個改革計劃都奠於不同的基礎,相互之間也沒有呼應和配合,或是沒有明確檢討前面的錯誤而達致後面的嚐試等,以致教育改革行走多年,我們仍在盼望其成果。

政府尤其是巫統非常重視教育。它的成立與崛起也靠教育課題,它的初期基層幹部也大多為教職人員。

教育絕對是政府立譽必做的事業,而自獨立建國開始,我們在普及教育,快速提升讓鄉區人民的識字率的確進展很好,饒有成效。但是,國家工業化及朝向「先進國」的政策定下之後,教育的改革似乎有點跟不上了。

於是,社會與民間已「自我」形成或幻想出專業、科技和先進社會的勢頭,但培育未來人材的做法上卻很脫節。我們似乎缺乏高瞻遠矚、照顧週全、創意十足的構想,只能應付不斷湧現的其他政治操作對教育制度的干擾,而作短期戰略。這條路該如何走?我們能為先進國培養出治理、經 I、建設的人材嗎?

擱置浮誇藍圖 落實真正教改

教育部是國民中學教育制度的主導者,同時也應該是改革者。每位新任部長上台,也依據部長的行事風格和做事態度,提出了其部門的新政策與新藍圖。

近年來,世界潮流興起教育人材配合市場需求的論調,提倡教育必須融合實用需求而進行改革,以減低國民失業率,提高國民競 幜ΑN覈旒逼饌逵龋浅说拇_造就了中低級的工業人員,我國卻嚴重缺乏創意型人才。當國家因為勞力成本激增而必須轉型成高科工業時,我們就供應不到應有的人員。

曾在中學任教十餘年的唐威傑說,我國以一個語文和一個民族為最高指標與多元種族和多元教育的現實是矛盾的。這也是教育制度的弊端。

語文非團結絆腳石

他說,不認清語文教育(其實不只是語文而已)不是團結的絆腳石,那麼再完美的中學教育制度也無法培養公正的法則規章。其實,公正比政治等是更大的力量,沒有公正,所謂教育最終目標只畫餅吧了。

「『教改』不是新鮮課題,我國教育藍圖52年來常常改,重點是改得怎麼樣。改之前,到底教育方向放在哪兒?一旦改錯了,我們是否有勇氣馬上糾正過來?』」

國民大學講師唐威傑表示,通常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人總要突出自己,因此常常會先擱置前人(未完成)的計劃,甚至會更動該計劃,添加自己「創見」(如出國再考察的結果),漸漸地把即使是好的舊計劃束之高閣。

「例如:前教育部長希山慕汀原本要在今年初推行STPM新制度,到今天還只聞樓梯響。他原本承諾(也原本答應了在去年底公佈結果的)小學英文教數理的課題會在四月做出決定,卻在現任教育部長慕尤汀上任後,至今杳無音訊。」

他說,任何形式的改變於事無補,改了等於沒有改。教育注重的是素質,而素質須從學生本質,社會環境和國家發展的平衡來加以培養或塑造。

「改革應該要果敢,不能優柔寡斷或朝三暮四,朝令夕改更加要不得。國中教育改革不單要從制度下手,科目涵蓋的 圍須應該重新審核。學習的項目要與時並進,去蕪存菁。語文科更應該注重邏輯思維的培養。」

行動黨教育局主任章瑛則指出,人才競 幜Ρ仨毾纫龅絿议_放與社會正義自由的環境,這也是先決條件。「中學生應該可以自由批判而非被關在學校中無法與社會接軌,媒體也要獨立自主,學生才能有獨立思考分辨是非,若沒有以上的環境,學生難以成才,只會受教育政策所壓抑。」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gread/GNS/24Tp065w0uI29KoR0rFW6wuK1u3r12u9


~~活出自己,跳出舒适圈~~

离线 北升1

  • 版主
  • 新手
  • ****
  • 帖子: 17
  • 评价: +0/-0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大专生缺乏独立思考??
« 回复 #7 于: 六月 20, 2009, 12:00:51 下午 »
幼稚园大学
 
龙应台
 
我忍不住了:"你们为什么不跟教授讨论成绩?" 学生面面相觑,很惊讶我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怎么敢呢?教授会很生气,认为我们怀疑他的判断力,不尊重他的权威。去讨论、询问,或争执成绩,等于是跟教授挑战,我们怎么敢?"

因为学生被灌输了二十年"尊师重道"的观念;他不敢。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系友...

他是一个英校生,再加上他善于辩论,结果。。。没什么"尊师重道"观念的他,就差点“害”了他...

就在一堂课上,他发现教授有误,就站起来提出,结果教授却不认错,两人就一直辩论下去,最后是没分出胜负,但教授却处于下风...

年终Group Assignment的分数出来时,他组的分数却是全班最后,跟最后第二都有一段距离,他组的成员都是一等文凭的学生,大家都接受不到,因为会影响到他们拿不到A...

结果,他只好去向教授道歉,他们的分数才提升回...

试问在马来西亚一些权威至上的教授前,我们应该跟教授“挑战”,还是"尊师重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