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以地養校」到「年年撥款」  (阅读 2597 次)

离线 alvin_cy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63
  • 评价: +4/-2
    • 查看个人资料
「以地養校」到「年年撥款」
« 于: 十月 22, 2009, 09:41:37 上午 »
「以地養校」到「年年撥款」
湯毅

去年8月30日,霹靂民聯州務大臣尼薩在怡保育才獨中的「百年大慶」慶祝會上宣佈:撥出1,000公頃(2500畝)土地給霹靂州的九間華文獨立中學,作為「以地養校」計劃的起步。但留言「地方你們自己去找」。


今年2月,「政變」成功,國陣重當了霹靂州子民的主子。政策是「以前民聯的好計劃我們照做,今後我們的好計劃我們將做」。在大選中給人民拋棄的民政黨給巫統「請」去當「州務大臣顧問」,鄭可揚律師上任後申言這個「以地養校」計劃好,將「追看」下去。馬華行政議員馬漢順醫生當然不能讓「大臣顧問」掠美。於是許多「好消息」接踵而來。如「以地養校」是好計劃,將協助其成功,是其一。

但土地呢?「你們自己找」。

土地你們自己找」是國陣與民聯的共同語言。好像這霹靂天下的土地都是「你們」的,只要你們獨中負責人認為那塊地方適合,通知我們,大筆一揮就OK。但偏偏這天下就不是你們獨中的,所以你們獨中辛辛苦苦找到的一塊地方,給有權力的一個馬來官僚輕輕一句「我別有用途」就歸他的了,真令你們獨中吐血。

但華人既使給人氣到吐血,卻不會斷氣,這是老祖宗幾千年「中庸之道」傳下來的保命之寶。吐血之後,只要眉頭一縐,立刻便計上心來。當然是著實地數落了自己原有計劃的一百個不是,又陳述了新計劃又是怎樣怎樣地好,更是乾淨利落,省時省力。

新的計劃是,每年撥款360萬令吉,讓九間獨中平分。有多的是你的,不夠的你自己搞定,不要再煩我。還有,以後別說我們不愛護華文教育,我們是可以和幼稚園共存亡的。至於360萬令吉什麼時候「過水」,當然要按照一定程序了,政府做事豈可亂亂來。比如說,「以地養校」計劃,民聯撥地的承諾,不是都已經一年多了嗎?那麼,我們的這個計劃,用的是金閃閃的鈔票,再給我多一二三年時間,也是合理的。總而言之,統而言之,好消息就快到了!

「好消息」真多。就在今年4月,國陣政府宣佈給霹靂州每間獨中10萬零吉撥款,請問各校收到了沒有?如果已經收到,請快快通報,好讓大家高興高興,也好叫選票「回流」!阿門!

资料来源: 东方日报: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dread/DGF/2sKb0ZBA078S9rWm1TEC0Amq2zE2210o
« 最后编辑时间: 十月 22, 2009, 12:20:32 下午 作者 alvin_cy »
[email protected]


zhengyichang.wordpress.com

离线 alvin_cy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63
  • 评价: +4/-2
    • 查看个人资料
Re: 「以地養校」到「年年撥款」
« 回复 #1 于: 十月 22, 2009, 01:59:25 下午 »
霹独中解释接受制度化拨款缘由
声称以地养校营运困难收入不稳10月22日 中午 12点02分随着近期霹雳独中准备放弃“以地养校”,而改接受“制度化拨款”的做法,引起民间和政治人物的争议,霹雳9所独中今天以4大益处和10大困难来解释他们的决定。

太平华联独中董事长黄章星今天发表文告,代表霹雳9所独中指出,“制度化拨款”其实是比较妥善的经济援助方案。

他认为,“以地养校”有着筹募成本、持续经营管理,以及收入不稳定等的问题。

吁霹州议员携手推动该献议

他更呼吁霹雳各造前瞻性处理这项争议性课题,让教育超越政治。

“我们竭诚希冀霹雳州州议员能在这项课题上达成共识,一致在州议会上通过州政府长期固定及制度化拨款给霹雳九所独中,将之明列在州财政预算与州宪法上,顺俯民意,不要让华社夜长梦多。”

固定拨款提供专心教育契机

黄章星说明,接受州政府“制度化拨款”有4大益处:

一)独中每年可获40万令的长期固定拨款,20年总计将有800万令吉的收入,使学校管理层觉得有固定收入保障,也使教育工作者不会感到为钱忙为钱忧。而以地养校计划中20年的棕油种植收入,扣掉各种开销及棕油价格波动存在的风险,20年后有没有800万令吉的净收入还是一个未知数。

二)随着学生人数增加提高的行政开销,或可申请额外拨款,较有弹性处理空间

三)让董事部有更多时间办好教育。

四)有了固定政府拨款,学校将会减少师生筹款活动次数,让老师与学生能够专心授课与学习。

以地养校需要另筹营运资本

相反地,黄章星指出,“以地养校计划”面对10项的困难:

一)每所独中需向社会人士筹集120万令吉开发2500英亩种植地。

二)棕油收成前6年没有收入,只有支出。独中需要承担投资巨额之余,也得在6年内继续向华社筹募学校常年不敷款项,以独中年均不敷50万令吉计算,九所独中未来6年需向华社筹募3780令吉。

三)棕油平均寿命23年,23年后需做第二轮翻种,九所独中需要再向华社筹款集资1千2百万至1千5百万令吉作第二轮的翻种费。

增设公司或出现管理层纠纷

四)每所独中每届董事人事更换交替,无法预知升华有限公司10年后是否有改变。

五)宪报上列为以地养校之地,不能出售,此土地永远不能增值。

六)担忧未来以地养校计划管理层出现纠纷,以及劳工及采购肥料等问题。

棕油价格不稳定将影响收入

七)棕油市场价格波动不稳定,独中收入受影响。

八)董事部同时管理学校及以地养校计划,无法专注办学,办校效率降低。

九)如果以地养校地段可以交易,以一英亩大约3万令出售,所得是7千5百万(其中1千80万是本金),若将这笔数目放进银行定期存款,以年利率4%计算,每年所得利息收入是3百万令吉,平均每间独中每年平分33万令吉。

十)尽管根据一位热心华教人士发出的文告,以地养校计划在第8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若每年有400万收入,从第9年到第23年共15年期间总利润收入有6千万令吉。

不过我们认为,如果州政府每年固定拨款40万令吉,从第1年到第23年九间独中所收到的总金额总计8千2百80万令吉,独中不必筹募巨额的以地养校投资成本。两个方案相差2千多万令吉。23年后,当树龄老化,产量减少,要进行第二轮翻种时,第二轮的翻种费和前6年无收成期,独中要再向华社筹募约4千万令吉,负担非常沉重。



http://malaysiakini.com/news/115613
[email protected]


zhengyichang.wordpress.com

离线 alvin_cy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63
  • 评价: +4/-2
    • 查看个人资料
Re: 「以地養校」到「年年撥款」
« 回复 #2 于: 十月 22, 2009, 01:59:56 下午 »
霹雳9所独中文告全文如下:

敬致:华社及关心华教人士

霹雳九间独中要求州政府固定拨款原由

2008年308大选开创了国内两党制新政治格局。民联政府执政霹雳州后,对九间独中提出的以地养校计划给予高度的支持,诚心协助州内独中解决经费短缺之苦以减轻华社负担。

在以地养校概念落实初期,民联政府指示独中先物色土地。独中董事成员花了将近三、四个月时间,在位于太平郊外的Pondok Tanjung找到一块1千公顷的第二代森林地,随后才向民联政府提出土地申请献议。2008年12月,由九所独中组成的升华有限公司(Semangat Suwa Sdn Bhd)正式成立,并正式向州政府提出土地申请作为以地养校之用。

2009年1月13日民联州行政议员倪可敏特函土地局等相关部门跟进这项土地申请计划,我们较后收到土地局来函表示有关申请在评估处理中。2月6日霹雳州政府突然交替,以地养校计划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3月7日霹雳九所独中举行越野比赛,我们当天与州务大臣拿督赞比里博士交流,希望国阵政府沿袭民联这项利民政策。拿督赞比里博士当时应允州政府将讨论与研究这项建议,他后来交待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医生跟进这项计划。随后独中代表就以地养校划曾数次与拿督马汉顺医生面谈,并带领他亲自堪察Pondok Tanjung申请地段。

10月14日随着独中代表要求州政府长期固定拨款取代以地养校计划新闻见报后,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在报章上呼吁独中负责人为了华教千秋大业不要轻言放弃以地养校计划,以免掉入圈套。我想两位州议员都是热爱华文教育、关心华文教育发展;也是华社当前迫切需要维护华文教育、有作为的年轻领袖;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华文教育好,只是两人方法迥异,落实方式不一样。独中董事对他们在华文教育不同形式的贡献给予最高的肯定与感谢,并希望他们继续担当华社最强也是最重要的后盾。

拿督马汉顺医生接手以地养校计划后曾于3月16日专函州土地局局长,要求尽速处理独中土地申请工作。据知,拿督马汉顺医生曾三番四次直接召见州土地局局长了解进展。在了解原申请地段不适合后,拿督马汉顺医生于8月3日特函谕示土地局另择合适地段给独中并积极跟进后续评估工作。

刚接手以地养校计划时,拿督马汉顺医生曾吩咐独中代表要同时向有关六个部门一一跟进申请进展,加速各部门的工作以早日落实以地养校计划。根据土地法典,只要其中一个部门不通过的话,州行政议会一般上也不会批准有关土地申请。在六个部门中,其中土地局、水利局与环境局三个部门在太平。我们曾一一向有关部门了解情况,其中环境局马上表示不批准,因为该地段属于森林保留地不能开发。若我们要上诉,可以向中央政府提出。另外森林局也基于生态转变因素拒绝批准。

9月底拿督马汉顺医生第四次召集独中代表转告有关Pondok Tanjung申请地段不获批准,他说州政府议决圈定一块位于南霹雳Songkai附近的土地给独中。从2008年8月30日以地养校计划开始,至今已经14个月时间,独中代表经过各部门繁文缛节的申请程序,几次协商与造访多个政府部门后,我们不得不重新慎重研究以地养校计划将来实质效益,以及思考是否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取代?

在以地养校计划下,棕油树在种植五、六年后才有收成,到第16年,棕油产量开始减少30%至50%,这时独中的收入也开始同步减少。一般棕油树平均寿命是23年,也就是说到第23后,九所独中需要再向华社筹款集资1千2百万至1千5百万令吉作第二轮的翻种费(以23年后的通货膨胀大略计算),而第二轮的投资又要等6年后才有收成。如此每29年一个投资循环周期,再扣掉各项管理、种植、税务成本等开销,最后能分配给独中的净利有多少?加上棕油价格随市场波动,独中所获得的收入是不是原先所预期的?若棕油收入不理想,独中还有机会向州政府要求固定拨款吗?

独中董事成员本着关心华文教育的热诚加入董事会,希望为华文教育尽一份力量。然而物换星移,长江后浪推前浪,每所独中每届董事人事更换交替,升华有限公司10年后是否有改变,这些我们都无法预知。以地养校计划中的投资、管理、收入、人事与独中办学,每一个层面环环相扣,任何一方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从商的董事都知道,创业难,守业更难。

考虑未来20年、50年以100年后固定经费来源,九间独中达致协议,要求霹雳州政府固定拨款给独中。如果每所独中每年可获40万令的长期固定拨款,20年后将有800万令吉的收入,而以地养校计划20年的棕油种植收入,扣掉各种开销后会不会有800万令吉的净收入?

我们希望各造前瞻性处理这项争议性课题,让教育超越政治,我们竭诚希冀霹雳州州议员能在这项课题上达成共识,一致在州议会上通过州政府长期固定及制度化拨款给霹雳九所独中,将之明列在州财政预算与州宪法上,顺俯民意,不要让华社夜长梦多。

就以地养校收益课题,独中董事曾走访多间种植公司,他们表示,以今年行情估算,面积2千500英亩的种植地,税前年收入在400万令吉以下,扣除25%税务,税后盈利大约是300万令吉,平均每间独中一年只有33万收入。

与此同时,也希望华社能够了解独中董事的苦衷,任何一项方案的建议,都是以教育保障为大前提,而且集体经过多次协商与慎重研究,从长计议而作的决定,并非舆论中的“短视”之说。独中董事成员为华教办事,不求回报,只希望我们后代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改善后代生活,建立富民强国的安定社会。

长期固定拨款益处

1. 独中每年可获40万令的长期固定拨款,20年总计将有800万令吉的收入,使学校管理层觉得有固定收入保障,也使教育工作者不会感到为钱忙为钱忧。而以地养校计划中20年的棕油种植收入,扣掉各种开销及棕油价格波动存在的风险,20年后有没有800万令吉的净收入还是一个未知数。

2.  随着学生人数增加提高的行政开销,或可申请额外拨款,较有弹性处理空间

3. 让董事部有更多时间办好教育。

4. 有了固定政府拨款,学校将会减少师生筹款活动次数,让老师与学生能够专心授课与学习。

以地养校计划搁置原因

1. 每所独中需向社会人士筹集120万令吉开发2500英亩种植地。

2. 棕油收成前6年没有收入,只有支出。独中需要承担投资巨额之余,也得在6年内继续向华社筹募学校常年不敷款项,以独中年均不敷50万令吉计算,九所独中未来6年需向华社筹募3780令吉。

3.  棕油平均寿命23年,23年后需做第二轮翻种,九所独中需要再向华社筹款集资1千2百万至1千5百万令吉作第二轮的翻种费。

4. 每所独中每届董事人事更换交替,无法预知升华有限公司10年后是否有改变。

5. 宪报上列为以地养校之地,不能出售,此土地永远不能增值。

6. 担忧未来以地养校计划管理层出现纠纷,以及劳工及采购肥料等问题。

7. 棕油市场价格波动不稳定,独中收入受影响。

8. 董事部同时管理学校及以地养校计划,无法专注办学,办校效率降低。

9. 如果以地养校地段可以交易,以一英亩大约3万令出售,所得是7千5百万(其中1千80万是本金),若将这笔数目放进银行定期存款,以年利率4%计算,每年所得利息收入是3百万令吉,平均每间独中每年平分33万令吉。

10. 根据一位热心华教人士发出的文告,以地养校计划在第8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若每年有400万收入,从第9年到第23年共15年期间总利润收入有6千万令吉。

不过我们认为,如果州政府每年固定拨款40万令吉,从第1年到第23年九间独中所收到的总金额总计8千2百80万令吉,独中不必筹募巨额的以地养校投资成本。两个方案相差2千多万令吉。23年后,当树龄老化,产量减少,要进行第二轮翻种时,第二轮的翻种费和前6年无收成期,独中要再向华社筹募约4千万令吉,负担非常沉重。

太平华联独中董事长
黄章星

http://malaysiakini.com/news/115613
[email protected]


zhengyichang.wordpress.com

离线 alvin_cy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63
  • 评价: +4/-2
    • 查看个人资料
Re: 「以地養校」到「年年撥款」
« 回复 #3 于: 十月 30, 2009, 01:12:13 下午 »
教育不应该有政党干预, 非营利组织也应该超越政党。。。





教育不应该有政党干预, 非营利组织也应该超越政党。。。 寻求自己的立场, 方向。。

看来下次要回家投票了。


电子报章: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1230.html


马华党籍董事带头选拨款
马汉顺主导全局弃地有功
作者/霹雳·秦朗 Oct 30, 2009 12:40:15 pm




【霹雳·秦朗】民联在去年8月30日宣布拨出2500英亩土地供霹州九独中作为以地养校计划,解决独中长期不敷的经费。

惟在今年二月政权变天后,国阵行政议员马汉顺承诺会为独中争取拨地事宜,在八个月后,传来独中搁以地养校计划,即不要地而改为希望州政府每年拨出360万元予九独中平分。

国阵在刚过去的霹州双胞议会,强硬通过州财案,同时也通过上述拨款予九独中的提案。然而,这一切真的是表面上看来是大团圆结局吗?

九独中向国阵低头,不要地只要拨款,断送了一块能为独中未来多年减轻经费的宝贵土地,选择国阵“答应”的每年制度化拨出360万人元予九独中,令霹州华社哗然不已。

有谁能保证国阵在掌州后的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甚至在赢得了来届大选的州政权,而反口说州政府没钱,无法付予九独中每年这笔拨款?

九独中董事常闹意见

在目前的霹州九独中董事中,有人反对要拨款而不要地,但有人却要拨款而不要地,因此,在决定此事项的会议中,九独中董事代表也常常闹意见。

这些董事当中,有者是同马汉顺一样来自马华公会,如太平华联董事长黄章星及怡保培南总务林星等,他们在独中董事会议中,成了马汉顺的棋子,带头弃地要拨款。

早在民联执政时期宣布拨地予九独中时,国阵就已出现反对的声音,而当时身为国阵霹州唯一的马汉顺更调侃民联,既然要协助独中,应要彻底帮到底,不仅拨地而已,更要全力协助独中经营以地养校的全盘计划。

所谓说时容易做时难,到了马汉顺代表华社在州内阁争取此拨地事项上,明知国阵是不愿拨出1000公顷土地给独中,竟然每次在与九独中董事代表开会时,尽力说服董事要钱不要地,在“二选一”的方案经过多次讨论之下,大部分董事竟然点头要拿钱而不要地;这就变成不是国阵不拨地,而是独中自行要求拨款而放弃土地的局面。
弃地决定引来华社反弹

在董事宣布搁置以地养校计划,因国阵答应每年制度化拨款予独中,此项宣布一出,即时引来华社的反弹,有谁不要拥有价值的土地宝块,而要仅是一、二年这看似随时反口“不安全”的国阵拨款?

当时,独中代表暂时搁置该计划的七项理由是,每所独中需筹120万资金、种植收成太长久、以地养校土地不能出售外界、棕油价不稳定、不足以应付行政开销、董事部不能分心管理及担忧管理出现纠纷。

黄章星曾说,九所独中认为有了政府直接的拨款,比起以地养校是更好、更直接甚至是更有效率的方法。比如种植油棕树,这需要七至八年的时间,才能有收成,但在这段时间独中仍须向华社筹款,筹措一切的行政开销,这会造成华社的负担。

但是,有人忘了以地养校计划也有折衷的方法,在拥有2500英亩土地后,九独中可以租借方式赚钱,不一定要独中本身取出一笔资本来种植油棕,就是获得一块免费土地,可以租给他人作其他用途,从中牟利,也是以地养校方法之一。

九独中搁置以地养校计划理由:

一、每所独中需筹120万发展2500英亩土地资金;

二、棕油收成时间长;

三、在宪报上列为以地养校土地,不能出售外界;

四、棕油价不稳定,收成不足供应学校经济来源;

五、收成不足以应付行政开销;

六、董事部不能分心管理学校及以地养校;

七、担忧以地养校计划管理出现纠纷。

无论如何,在得到大部份华主及华团的反对声浪下,其他支持要地的董事似乎突然得到很大的支持力量,拥有更大的后盾,坚持再探讨是否应搁置此计划。

马汉顺劝董事莫宣布新决定?

据了解,董事代表已在近日作出结论,并欲向媒体宣布新决定,却给马汉顺一通电话打住。据消息人士转述,马汉顺指称制度化拨款就快到手,要董事代表莫向媒体透露,否则拨地事项艰难之余,连已通过的明年首次制度化拨款提案,也有泡汤的可能,因此董事代表暂时未宣布新决定。

国阵在强夺州权后,一直没意愿欲拨出这么大块土地予独中,但又碍于要取悦民心而派马汉顺安抚独中董事。如今,独中董事又要开始转态了,马汉顺是否要每每以制度化拨款就快到手为前提,来牵制董事决定宣布坚持要以地养校计划?

那么,马汉顺倒不如开始设法如何向巫统解释他的办事不力,或改以劝告巫统拨地予独中,既能获得华社的称赞,又能化解国阵夺州权后在华社的负面形象,一举两得。

但是,巫统会轻容妥协给这么大块土地予独中吗?若非,马汉顺又要伤脑筋该如何在华社面前扯谈了。
« 最后编辑时间: 十月 30, 2009, 01:15:45 下午 作者 alvin_cy »
[email protected]


zhengyichang.wordpress.com